李白这首诗被传诵了千年,为何却让人读不下去,直起鸡皮疙瘩?

2019-06-22 11:41:49 责任编辑:

  打开唐诗宋词的湖堤大坝,自文化水闸倾泻而出的,是经久不衰的曲调与满目烟霞,是谁在湖泊上游洒下了珠玉丹青?看!是乘驾一叶叶梦之舟的诗词作者,他们撑起盛唐的竹蒿腾蛟起凤,他们舀起大宋的神魅浇入字里行间,而其中形色最为洒逸的是那个喝醉了酒的狂剑仙,别人以笔调春色,他用短剑破长空——李白,这位被文采牢牢栓在天宫的诗仙,这一次决定来到人间,再狠狠摔他一个大马趴,把肚子里所有的干货摔成一首首狂诗,把世俗的一切不堪都紧紧压在脚下,于是,一场盛世的宴会开始了。

  或许是宴会的灯火太过朦胧,或许是空气中的豪情过于浓郁,让人有些看不清李白的脸。倘若让你畅想一番李白的长相,你会觉得他是能够帅翻长安城的青葱少年,还是一身酒气、不修边幅的油腻大叔,亦或是文质彬彬、还留着一小撮文人胡的绅士呢?

  相信大家的观点不外乎以上三种,就凭那股子放荡不羁的傲气,他李白就不可能是“娇小玲珑”的主儿!换句话说,李白是个纯爷们儿,他的身上凝结着男人的血性,是精神上的彪形大汉。可是李白曾写下这样一首诗,让人根本读不下去,因为诗中内容与其形象完全不匹配,“娘”到让人直起鸡皮疙瘩。

  《春思》

  燕草如碧丝,秦桑低绿枝。

  当君怀归日,是妾断肠时。

  春风不相识,何事入罗帏。

  首先,题目《春思》就体现出了肉麻之处。“春”字在古典诗歌中有两种特指:春天,男女之爱。很明显这里是一语双关,李白化身为一位思念远方恋人的闺妇,在春天里渴望男女之爱。紧接着李白写下了这首诗中最为精致、最为细腻的一句:燕草如碧丝,秦桑低绿枝。

  燕地的小草已如碧丝般青绿,秦地的桑树也已冒发新芽。看似很简单的一句写景,实则蕴含巨大玄机!

  其一,李白为何要特别指出“燕”和“秦”呢?两地相隔遥远,而身在秦地的闺妇也只能看到桑,燕草则是她想象出来的。这样写,更加凸显了闺妇的思念之情,她幻想着远在燕地的丈夫看到绿草,同样会激起内心的相思之情,而丈夫同样会想象家乡桑树长新芽的画面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心有灵犀,实在是高!

  其二,“燕草如碧丝”,化用《楚辞·招隐士》中的“王孙游兮不归,春草生兮萋萋”,作用相同,都是表达了相思之情,但李白此招不着痕迹,浑然天然。

  其三,“丝”同“思”,“枝”同“知”,谐音双关的梗,李白玩得不少,但这里似乎更加敞亮!而且,这两处的思之深切,知之入心,为下文的“断肠”埋下了伏笔,使这一夸张用法不会显得突兀。

  如果这一句大家觉得还正常的话,紧接着来看后面两句,简直“娘”到不行!读这两句,仿佛都能看到李白捏着兰花指、一步一颦的姿态:当郎君思念归家之时,妾身早就想你想到断肠!春风啊,我与你素不相识,你为何要吹进我的帷帐激起我的相思?

  如何?是否起一身鸡皮疙瘩!这样的话要是出自女诗人之笔,或者温庭筠、柳永之手,都不会这么尴尬,可他是铁骨铮铮的李白啊,人之风格与诗之风格太不相符!

  在“当君怀归日,是妾断肠时”一句里,李白又埋下了一个不合理的矛盾:既然丈夫都要回来了,闺妇该高兴才是,为何却断肠?显然这正是李白所驾轻就熟的情之所在,终于等到这一天的闺妇心中的思念突然喷薄而出,几近断肠!这恰恰是这首诗感情最为浓密的地方。

  春风撩人,却想不到竟也能撩得动李白这样的龙虎之躯,虽然这首诗艺术水平相当之高,但读起来总有跳戏的感觉,把李白装饰成一位胡子拉碴却情深意切的闺妇,那画面还真是有趣。

相关推荐
热门资讯
2010-2016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备10227277号

合作伙伴

  • 国际联网备案
  •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B2-20161151
  • 旗下网站